篁北都

漫评,杂谈,全职,作文素材,中华文化
加湿器

【凹凸】知更鸟魔女

◆凹凸世界同人文
◆《知更鸟女孩(blackbird)》梗,向此致敬
◆cp为雷瑞凯
◆现代全员成年设定……
◆那个,,,给点个小心心嘛
◆◆◆◆◆◆◆◆◆◆◆◆◆◆◆◆◆◆◆◆◆◆◆◆

00
月华才刚刚点亮夜色就被霓虹灯掩盖去了风采,暗夜像是一层屏障,隔开光明与美德,掩盖罪恶与欺骗……接下来的世界就会属于昼伏夜出夜行动物与依赖于死亡和尸体的食腐动物了。
那个漂亮的舞娘在人群中穿梭着,直到她撞到了那个眼睛上有刀疤的中年人……她似乎被撞的有些严重,她向后倒去,那个中年人接住了她。
舞娘对着中年男人一笑,侧过脸斜着眼问那中年人了一句话,中年人也笑了。半夜在这种地方想做的无非是两种事情。中年人走出了舞池,当然,牵着那漂亮的舞娘一起,舞娘漆黑的头发在人群中穿梭,脚步轻盈的像是小鸟。
中年人开了一间旅馆房间,拉着舞娘走了进去,他似乎不想进行什么热身活动,只想推倒了那个舞娘,然后回去喝酒。但是显然,他没能如愿。
他死了。
舞娘的蓝眼睛笑着,看着那因为醉酒与提枪并行而猝死的可怜人,她拿走了中年人看上去非常鼓涨的钱包,心想自己有能吃几顿好的了……
这就是食腐动物的生存准则。

01
凯莉走出那可笑的夜总会,手中的钱包掏空以后只剩下一张身份证几张银行卡,凯莉毫不嫌麻烦的把它们丢尽了排水井里。总共是两千元,足够她生活半个月。在夜里带着这么多钱很不安全,凯莉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以后再继续找钱挣……但是事与愿违。凯莉刚从排水井前站起来,就发现自己右边的巷子里走出两个人影……
凯莉还穿着夜总会舞娘的滑稽衣服,高叉死库水一样的装扮真是麻烦又显眼……凯莉暗自骂道。
那两个人很快出现在了凯莉的可视范围里,其中一个染着奇特蓝色的年轻人问道:“姑娘,多少钱?这种情况该免费吧?”说着,两个人发出诡异的笑……
凯莉摇摇头,说:“不,听我说,我今天已经下班了,不想招惹任何人。”
“别啊,你这行应该24小时全勤啊,你自己也没吃亏不是?照样快活。”
凯莉不能否认这句话,但她并不想在下水道味道的小巷里揣着巨款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见她踌躇,年轻人走了上来,扯住了凯莉的手,试图把她拖进黑暗里,离开那个有灯光的路口……这一扯,凯莉的潜意识看到了一些东西……一辆轿车呼啸而过带走了这个年轻人的灵魂……
“不……”凯莉惊呼出声……但是似乎来不及,随着发动机声音的极速接近,一辆闯红灯的轿车飞驰而过,卷走了那个站在巷子里扯着凯莉的年轻人……车的力量很大,把凯莉也拖出很远摔在地上——那年轻人身体描绘的红色画卷上……车只是停留了一下,不知是为了逃逸还是真的有急事,轿车头也不回的开走了。
你不该遇见我……凯莉想着。
另一个人似乎吓傻了,坐在了地上……凯莉站起身,飘忽的走出了小巷,带着一身番茄酱一样的污渍……
夜行人与食腐动物不会在意这东西的……
自己是一个死神,凯莉知道。她可以在与人身体接触的时候看到这个人将如何死去,细致到每一个细节……由此,凯莉成为了夜晚最敏锐的食腐者。
凯莉走在整条点着红灯的街上,没有哪一间可以让她安心的住下来,她走啊走啊,踢掉了高跟鞋得走,终于看到了那家青旅……她走了进去,年轻的店主立刻跟她打招呼:“嘿凯莉,你回来了啊!”
“是啊金……我今天有点累。”
“也是,一身的番茄酱,不是把酱瓶子打翻了吧?”金笑着,拉出了柜台旁边坐着打游戏的高个银发男青年,说:“我马上要回老家看看姐姐,店里的事都由他安排,你有事和他说。”
“好。”凯莉答道,顺势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刺猬头染着银白色,黑色头巾上不知道写着什么文字,面部僵硬,但是眼睛却很清亮,灰紫色,正在看着自己。
“小姐你好,我叫格瑞。”青年说。
“别叫我小姐,我不是,叫姐姐吧我没准还能罩着你。”凯莉笑着说,跟金挥了挥手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那里是金一直给她留的……她唯一的栖身之所。

02
凯莉洗了澡,没有穿睡衣地躺在了充满廉价洗衣液香味的床上,拿起手机刷一刷阿里巴巴,也许自己今天捡来的钱可以支持自己买一个新的弹簧刀呢……
自己用来防身的那把蝴蝶刀已经钝了,不知道还能保护自己到几时……正想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凯莉迅速裹好被子问:“是谁?”
“是我,”格瑞的声音:“女士,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
“啊?”凯莉不太明白了……“怎么了?”
“我并没有要说您是小姐……嗯,另一种意义的小姐的意思,还请你原谅。”格瑞隔着们说道。凯莉不知道周围几间房间是不是有人,但是凯莉觉得这种事情大声宣扬肯定不是好事,首先她就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房子住着她……
她打开了门,说:“进来说,丢人死了。”
“……”格瑞满脸写着抗拒。凯莉才注意到自己只裹了被子。
“进来,我都不介意你有什么好嫌弃的?”凯莉说……格瑞摇摇头,走了进来,顺带着关上了门。
“听着,女士,”格瑞进来以后语气就变了,一种冷漠而威严的语气说道:“金看不出来,但你一身的血腥味在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所以呢?”凯莉侧过脸,看着这变脸比翻书快的青年……
“你遇见什麻烦事了吗?”格瑞问。
“你什么意思?”凯莉问。
“金很信任你,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助你。”格瑞说着,不带任何情绪一样,似乎这是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凯莉笑了,说:“我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呢……你这逻辑我不懂啊!”
“我是说真的。”格瑞又重申了自己的立场……
换凯莉懵逼了……





手机快没电了,喜欢点个红心,如果看的人多了我回家继续写,我现在在省外考雅思……天天充电都困难……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