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北都

【全职童话】海的女儿美人喻

全职童话【一分册,第二篇,海的女儿……BE】

作者:世华

灵感:御寒君

相关CP:魏叶,魏喻 喻黄 叶黄 叶喻

【郑重声明,本文是架空私设十分之多的颓废黑童谣《没有方世镜,顺便抛弃了原有时间轴》,不喜误入!!!确认无误请继续观看】

start

    喻文州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知道在H市有一个很强大的战队,叫做嘉世。

    喻文州很想成为正式的选手,去看一看,到底是怎样的强大?还有……如果可以与之一战……岂不快哉?不不不……不可能,就以自己的手速的话……

    第二赛季,喻文州跟随着战队到H市主场观看蓝雨和嘉世的比赛。嘉世赢了,但是喻文州很开心,终于见识到了荣耀最高实力的对决啊……这是自己可以够得到的高度吗?自己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这样高水平的操作吗?特别是一个叫做一叶之秋的角色,在场上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操作者叫做叶秋。叶秋在赛后没有露面,人都几乎散去。喻文州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穿着嘉世队服的人……几乎散架在椅子上,抽着烟。

    喻文州觉得那是叶秋。

    “前辈,你还好吗?”喻文州走了过去,问道。

    “没事,帮我买瓶水。”叶秋回答,语气中散发着疲惫和……嘲讽。

    喻文州有些惊讶于这人的说话方式,默默走开了,犹豫了再三,还是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叶秋。叶秋头也没抬就接过去,用几口就喝完了。喻文州站在一旁看着这奇怪的人,什么也没说。

    “你玩荣耀吧?”叶秋问。

    “……玩。”

    “什么角色?”

    “……剑士。”不知道是不是面对着大神,喻文州有些自惭形秽,术士的操作不是近战那么复杂,那么富有变化。喻文州想要给这个只见了一面的人一些稍好的印象吧,总之,喻文州撒了谎。

    “加油,总有一天,你会站上舞台的……人生很长。”叶秋说着,喻文州愣了一下,就听见魏琛喊道:“小鬼?!都去哪了?!”喻文州匆匆道了个别,跑去和队员会合。却没注意到叶秋终于抬起头看了一下他的背影……

    站上舞台?什么意思?人生很长……是说,其实人生的变数很多吧……是呀,怎么能这么早放弃?喻文州向着自己的电脑,几度下决心……最后,他找到了魏琛……说:“请让我成为正式的选手!”

    “哈?”魏琛转过头,打量了一下喻文州……沉默了一会,说:“叶秋刺激你了?”

    “不是……我真的想上场!”喻文州窘迫的表情,魏琛看出了些不好的东西。

    “想见叶秋?”

    “……魏队……”喻文州不知道怎么回答。魏琛轻轻地嘲笑了一下,说:“你,想得有些离生活远了,叶秋不可能看上你的吧?呵呵……”

    “我真的……想上场。”喻文州忍住心中的不爽快,说道。

    他不知道,魏琛这时如同他的角色索克萨尔一样,已经在积蓄一个诅咒……进度条正在前进。魏琛说:“你上场也赢不了比赛,想上场,总要付点代价吧?”

    “代价?”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作为报酬交给战队的。

    “想好了,晚上到我房间来。”魏琛露出了笑。

    喻文州惊呆了……原始的,蛮荒的,毫无理由和逻辑的条件……他不可能不懂,但是……真的值得吗?

    晚上又传来了霸图队嘉世的战况,嘉世又赢了。然而,没有叶秋的照片……喻文州在失落里……默默下了决心。在俱乐部其他人都入睡以后,喻文州悄悄离开宿舍,走进了魏琛的房间……也许就是想要见他一面,也许就是想要去照顾那个脆弱却又不会保护自己的家伙……喻文州觉得那一面他就看透了叶秋心底的敏感……和外表的倔强。

    第二天,喻文州收到了正选的表格,和队服。喻文州压抑着想要自杀的冲动,看着镜子,心中慢慢建立起城墙,一抹微笑浮现在喻文州脸上,而且从此再未消退过……因为,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愿望,痛苦的活着吧?弱小,就会失去一些东西……不能成为弱者,手速不行就提高脑速,总有方法将今日的屈辱洗清……然后……

    终于,喻文州在队内练习赛里打败了魏琛,同年,魏琛退役。

    赢了?喻文州松了一口气……接过了队长的索克萨尔。

    第四赛季出道,被冠以了黄金一代之一,喻文州再次见到了叶秋,还是以最激动人心的相遇,终于可以和他打一场比赛了。但是在选手握手的时候,叶秋并没有表现出曾经见过喻文州的样子。两年了,两年不见,不认识不是很正常吗……?喻文州心想着,等到结束了就去说明一下吧?

    喻文州找到叶秋的时候,叶秋刚收好包,看见喻文州,直接就先开口了:“你们魏队管哪个剑士叫小鬼啊?”

    “少天吧?”喻文州微笑着说,准备说来意,却又被叶秋打断:“哦哦!黄少天!我就说,呵呵,我这记性,连人家的样子都记不清了……不对,和你说着干嘛……”

    不好的预感。喻文州感受到了危险。认错了……认错了啊!快告诉他他认错了!但是喻文州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黄少天也喜欢叶秋,这个喻文州知道……但是,不知怎么,开不了口。

    “喻队,把少天叫上一起吃个饭吧?”叶秋问。

    “嗯。”喻文州答应了,带着微笑。

    然后,就是看着那两个人像是熟识一样,打着嘴仗。

    “卧槽叶秋你!”

    “哟,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

    “滚!”

    “你咋不滚?”

    “我滚不滚和你滚不滚没关系!”

    “所以你滚了我也不滚。”

    喻文州知道叶秋只在熟人之间用这种说话方式,而这里的熟人只有黄少天。

    喻文州下了个可怕的决定。

    叶秋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卡片,上面写着宾馆地址和房间号。叶修只是笑笑……但是还是去了。华灯初上,叶秋站在了门口,刚好门是虚掩的,有句俗话说不要打开虚掩的门。叶修走了进去,房间里没有亮灯,叶秋手中没有门卡,打不开电源,只好向里面走。门却从后面关了。

    “黄少天没有来,这里只有一个人,我是喻文州。”

    窗外的灯投进微弱的光线,勾勒了喻文州的脸……喻文州凑近了叶秋,用一个唇齿相接表明自己的意图。措手不及的叶秋向后退了一步,而喻文州以更快的速度跟上了一步。直到将叶秋逼到墙角。但是……单单只是喻文州一方面的探索……他没收到叶秋的任何回应。他相信叶秋不是因为惊讶和措手不及才呆滞了这么久……喻文州推开了叶秋……在床边坐下,感觉到了沉重的失落……

    “喻文州,你也是战术大师。”叶秋开口了:“但是你清楚自己是瓮中捉鳖还是引狼入室吗?”

    “……?”喻文州听懂了叶修的言语,每一个字,但是后面隐藏的意思……他不知道该懂哪一个。

    “我再教你一招,兵不厌诈吧?”身影翻飞,叶秋扑上,这次,轮到喻文州不知所措了……但是,不知所措之下,又是开心的欢呼……狂喜的感受却没有支撑喻文州很久……因为他惊恐的发现,发现叶秋的动作和两年前魏琛所做的惊人的相似。解释只有一个,喻文州强迫自己不要想,但是却没有用,那个思绪飞的喻文州没有办法控制。怪不得,怪不得魏琛那样的不愿意喻文州来找叶秋,因为叶秋根本从一开始就是魏琛的人!

    “喂,手残你行不行啊?都哭出来了。”叶秋的声音从上面飘来,喻文州转开头,说:“是前辈不行了吧?”

    至少,叶秋愿意这样和自己说话了……

    “前辈为什么喜欢……少天呢?”喻文州问道,只是一面之缘,自己会憧憬大神是很正常的,但是大神是如何俯视着仰慕上地面上的人……喻文州想要知道。

    “人总有一两个颓废的时候,然后就会希望别人注意到自己吧……”叶秋点了根烟……说:“哎呀,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这句话,又是给喻文州的一个打击……原来这一晚只是把自己当成物品交给别人,却没能让这物品成为这人心中所牵所念,单纯让自己成为了泄欲的工具罢了……但,这样也好吧,喻文州不敢放手,一旦放手,便代表着永远失去了,也许还有机会?喻文州想到了可以告诉叶秋那时候他见到的是自己!但是……黄少天的脸出现在了喻文州脑海里:“队长?”“队长你去吃饭嘛?陪我陪我!”“说我队长坏话,看我找几个水军喷死他!”喻文州突然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慢慢的,嘉世和蓝雨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嘉世的队长叶秋再追黄少天变成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是他们不知道,喻文州还在叶秋来找黄少天的日子里……在停车场,楼梯间,车上,寻找着原始的快乐。放任自己沉沦,看着自己变得越来越污秽……

    终于,有一天,叶秋向黄少天求婚了,两个俱乐部都发出了欢呼。叶秋给喻文州发了短信:“我知道你爱我,所以你一定可以理解吧!”

    喻文州笑着筹办着,新婚那天,喻文州离开了酒店,走在沙滩上。他脱下了鞋,慢慢走向海天相接的那个地方。

    也许只有深海的纯净可以再次净化自己的灵魂,该结束了,浪费了一辈子去经营的……错误的爱……

    该结束了……

    一开始就不该执着不应该的执着。

    魏老大,你真得很厉害……这诅咒……还是由自己全部承担下来好了,累了,累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