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北都

【叶喻】〔吸血鬼世界观〕圣经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主笔:世华

    灵感:墨梅风

    捉虫:素素

ooc是避免不了,顺带着其实咱很不喜欢分章节,一次打完看的不要太累啊!受得了喻受的请进,受不了叶攻的就麻烦止步吧,其实我特心痛,叶修明明辣么攻!(为什么的就一直在写all叶!)顺便,调料包没有,味道不好也麻烦吃完了再骂呗~

我都废了这么多话,还执意要看?

那么

link start!

保存好最后的资料,喻文州将键盘推回,熟练地关机,起身,却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路灯发着孤单薄弱的光。

失策啊……喻文州想着,最近的吸血鬼伤人事件越来越多,虽然大部分都是找女人攻击,但是喻文州还是觉得阵阵的发怵感在侵蚀着他的每一寸神经……他原本并没有算到会这么晚回家。

前几次蓝雨对于吸血鬼的研究成果总被恶意剽窃,喻文州几番谈判还是抵不过微草的公关,所以他才亲自出马进行对于微草的内部网络入侵,总还算校友成果,校对了多项数据后,也许是兴奋使得喻文州对于时间的感知钝了,或许是由于投入的精神让时间过的快了,总之,喻文州在这个红月的夜晚落单了。

吸血鬼的攻击是致命的,这毋庸置疑。没有人比喻文州更明白人生命的脆弱,他曾目睹那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

公司有宿舍,但那里又有太多过去的痕迹——喻文州自从那个人死后就再也没有进过那间属于他们二人的宿舍,踌躇了片刻,喻文州还是决定赌一把,回家吧。

街上空空荡荡,血猎公会的宣传终究是让人不再拥有夜晚,你能想象那种无人的夜吗?没有长明的灯火等待远游的人回家,没有来来往往的车辆连接城市的时空,没有灯红酒绿的欢声笑语纸醉金迷,也没有树林中两小无猜的风花雪月。喻文州打不到车,只有步行回家,他尽量行走在阴影之下,虽然吸血鬼并没有所谓阴暗与光明的概念,但喻文州还是尽量让自己不要被看见。哪怕只是为了心理安慰。只是声音划破了平静,一辆普通的出租车突然出现在街角,似乎也惊讶于看见了喻文州似的,稍稍顿了一下,立刻开了过来,窗户摇了下来,一个微胖却双眼略无神的脸露了出来,还叼了根烟,说:“这大晚上的一个人走可不安全,上车吧带你一程。”

“你怎么确定我不是假装行人的吸血鬼呢?”喻文州笑了一下问道。

“嘿嘿……没法确定,不愿意上车算了啊!”那人笑笑把窗户摇上了。这无非是说自己只是看见了类似行人的便要救,若是真的好心救了坏人,只能怪运气不好或者自己看人的水平太差。喻文州笑了,心想还有这般置生死于义气之外的人?自己与之相比,倒是小气了不少,是啊,生死由命,何必战战兢兢?于是喻文州就开开车门,上车了。

是因为一时间的畅快?算了,并不重要。

“家在哪啊?”那人问道。

“掉头,照我说的开车就行。”喻文州终究还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嘿嘿,这种思想非常好,怪不得你敢大半夜自己出来走”那人笑着,很浮夸的一个飘移掉头,踩油门,走你!

喻文州笑笑得往后靠了靠,说:“这也是不得已呀,一不小心就很晚了。”

“你怎么称呼?”司机叼着烟问道。

“您又怎么称呼呢?”喻文州笑着反问。那人也没在意喻文州故意设下的心防,说:“我叫叶修啊,外号啥的随便你起,不过你也不像是随便起人外号的那种人。”喻文州默然,这个人到底是胆子太大还是脑子太小?只是笑笑,没有回报自己的名字。叶修也许是怕气氛太冷?又开口说:“你说我们会不会遇到吸血鬼?”

“谁知道呢……说不准”喻文州笑着回答

“吸血鬼长什么样子啊?”叶修继续说。

“我也不知道啊。”喻文州还是笑着回答,只是默默觉得这种被人逼问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于是又加了一句:“你是个话唠吗?”

“……”叶修说:“看来你身边有个关系不错的话唠啊?”

“确实是……”喻文州笑笑,说:“他已经不在很多年了。”

“呵呵……”叶修停下车,说:“不好的回忆总是能让人慢慢前进,问你个事,你什么血型?”

“呵呵!”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吸血鬼的车,于是翻身就开了车门准备要跑,这只吸血鬼看起来还是个玩战术的?这一通心理战打得自己根本就没发现这货不是人。可是车门一打开,却看见那个吸血鬼已经站在自己车门外边,喻文州汗颜,和吸血鬼拼速度?还不如去和飞机比田径!叶修吐掉了烟,揪住喻文州的领子把他又推进车里,自己也爬了上去,关好车门就听见一声枪响,喻文州抽出了随身带着的银手枪对着叶修扣动了扳机,叶修的反应却更快,一侧身一抬手就用一小块铜板扣子把银子弹挡住了,好在喻文州本来也没打算光用银子弹把吸血鬼制服,右手扣动扳机后左手就向着叶修唯一有可能躲避的方向插下一根桃木钉,叶修稍稍转了下身体就躲过了,桃木钉钉在了座椅靠背上,喻文州恍惚间就被叶修整个翻了过去,刚想爬起来再逃,就听见几声脆响,和突如其来的疼痛,喻文州便被叶修卸了双手双脚,叶修拿出喻文州口袋里的手机,啧了一声,说:“你居然已经通知血猎了,你这种人很少见啊!哦这次是找到你了,就是你杀掉了我的同僚吧?那种手法,我觉得我不会忘。”

“呵呵……”喻文州笑着,通知了血猎,对方一定会直接封锁这里,这个吸血鬼逃不走,就会拿自己做人质,那么叶修就一定回保障喻文州的安全,这么看来最后的结果应该是赢。

叶修俯下身在喻文州的耳边悄悄说:“你想我把你当人质来换取我自己的逃离对吗?”

“被看穿了……”喻文州笑道。

“但我特别讨厌输,怎么办?”叶修问道,手指拂过喻文州的脖颈,说:“看上去很美味啊!”

“你要是杀了我……你一样是输。”喻文州背后生了冷汗,也许是对方的强劲使他没有了必胜的把握,他潜意识里已经在怀疑整个事件的严密性了……

叶修凑近了喻文州的脖颈,露出了獠牙,咬了下去,喻文州一时间已经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要去打破伤风或者狂犬病疫苗了。

活不活的下来都是问题……

喻文州拔出另一支桃木钉,想要插下去,但是这么大的动作却没有引起叶修的注意,叶修只是静静的附在喻文州的胸口吞咽着,他的体温那么的冷,脸那么的白,不知怎么的,喻文州并没有下杀手,而是闭上了眼,感受对方在自己身上的细微动作……感受自己的体温也慢慢被冷却,血压慢慢升高,心跳慢慢加快。

“叶修,放开。”喻文州说道。

“……”叶修松了嘴,坐了起来,说:“干嘛不下杀手?”

“你也没,不是吗?”喻文州也慢慢直起身子,整了整头发。叶修笑笑,说:“你我都懂就行。”说完扔了个大块创口贴,回驾驶座了。

喻文州说:“下个路口右转,车速快一点,我困了。”

“记得加钱啊!”叶修说:“对了,车门那块有瓶矿泉书你可以喝,别问我用来干什么的。”

“呵呵”喻文州才不会问呢。

转角就出现了血猎的车,叶修打了个口哨,开了过去,和几个血猎打招呼,让血猎救助喻文州,血猎们一下子也被这个热情的家伙吓到了,叶修还再接再厉的一通狂吹自己是如何击败了攻击喻文州的吸血鬼,血猎们顿时对他没了兴趣,转向喻文州,喻文州只说:“我给他打电话要他来接我,结果就……”于是叶修成为了盘问范围外的人……这血猎办事也太敷衍了……

最后喻文州和叶修一起被血猎公会送回了家。喻文州看着手机里那张笑脸,心想自己距离寻找到那个杀掉自己朋友的仇人又近了一步……


这个系列能不能继续就看我的灵感君吃不吃午饭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TBC还是END

凑活看吧!新年快乐!!来年也请继续相信世华与热爱动漫的你们同在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