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北都

漫评,杂谈,全职,作文素材,中华文化
加湿器

【日常】进入了人生的第二十年

以前这玩意是在空间里写,后来因为日志没人看……我就打算写在乐乎上然后转到空间吧。
回顾这一年,真是复杂却又快乐。
去年三月以后,基本已经放弃学习的我和鱼蛋蛋若萱未已已天天聊放假以后怎么浪,然后不停的刷卷子,但是随着花开了,树秀了,心里也没那么大的压力了。不紧不慢的,高考就到眼前了。
考试的时候只想着一切随缘吧,哪怕三本也好,想要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出成绩的时候看见自己是一本,和麻麻开心的不得了,但是分数线升了,升了十六分……呃,为啥呀,别的省明明都降了……然后我荣幸的掉到了二本。
那几天真的超不高兴,一睡一整天,不想要醒,但是却被各种怪梦纠缠。
由于实在不高兴,于是和母亲去哈尔滨旅游,然后面基了哈尔滨上学的月中眠。哈尔滨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而且食物都很好吃。
除去高考和升学,那就是一时起意的BDF宅舞接力,刚高考完,我终于又见到了海培和小轩,高考都考完了,还不出来搞事情?一开始是打算参加一个宅舞接力再在漫展上比一个极乐净土,于是我们就在露天的落地窗前教舞,练舞,中途发现了跳舞超级棒长相也一流的慕巽,那个时候我们同慕巽又约了一支舞叫做和乐千本樱。后来好不容易凑齐接力需要的11人,也成功把舞蹈教会了,可是缺乏经验的我们发现……单反录像有种蜜汁av画质……然后关于流星群的一切都只好变成美好的回忆。
极乐净土是我第一次上漫展比赛宅舞……
这是实话,因为我怂,一直以来都是给别人编舞然后别人上台。所以站在台上我几乎挪不动脚……好在海培和小轩在场,不然就尴尬在台上了……但是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进了决赛,决赛我们准备了另一个舞,疑心暗鬼,但是被地毯坑的死死地,我本来就容易绊倒,结果翘起来的地毯果然把我绊了,最后也没拿上什么名次荣誉啥的……心塞。
和乐千本樱因为慕巽的加入,变得更有张力了,排练的时候我们就在想,要不我们组个舞团吧,叫什么呢?看着露天的排练场,一地的空矿泉水瓶子,看来我们都穷的吃土……在露天场地里喝风,叫植物团怎么样?
高大上一点,叫光合作用吧!
这样,跳的不好别人也不能黑我们,谁让我们是植物人呢!
和乐千本樱作为开场舞,看到的人并不多,然后那场漫展我和未已已出了大鱼海棠的cos,游场变成了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因为终于有人认识我出的是谁了……往年都没有!
漫展结束以后和海培随意尬舞,突然发现,我好像喜欢上跳舞了。
一个假期的造作以后,我最先迎来了开学军训。
大学的宿舍超乎我的想象,比九中宿舍不知低了多少个档次,这样也能叫做211吗?生活极其不舒适的状态下,我真想回去复读,反正一年时间的话,在九中肯定比在宁大好多了。但那毕竟是妄想,既然已经离开了金丝笼,怎么可能还有回去的道理?
大学了,没人管了,不会有人告诉你我们的目标是我们要做甚么,一切都要你自己去发觉,如果不和别人交流的话,也许别人的四级都考完了你都不知道在哪里报名。军训结束以后,基本已经认定自己的定位【独】,没有同好。也许是我以前拥有的太多,现在需要偿还了吧。
学校的课单调而无意义看不见成效,没有人督促你学校,学校还在催着你做这样那样无意义的事情,当真觉得……现在这样的大学就是个坑啊……
开心的事情当然也有啊,比如秋季和小轩殇寞跳lamb,录lamb,还有在胜利比得一次magnet。要说我这人除了跳舞还干啥了……在学校的乐队玩了玩贝斯……但是我太菜了,目前还不是特别敢上台……
没事干只好看书。
爱上纸质书,但是却没那么多地方放……别人的书架上都没有我这么满,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一个孤独症患者到底还能做什么。
每天蓬头垢面的上课,看书,回去练琴,偶尔跳跳舞。到了冬天,我认识了哈娜迪,一个埃及的姐姐。我们一起说相声的时候,我觉得好像不是那么的无聊。
期末考试后,就到了寒假,寒假第一天我就到了新的封闭练习室里和慕巽小轩一同学风华录。青岛的海培还没有回来,于是我们就先开始了练习。寒假我们由殇寞介绍进来两个小姑娘,对齐和梅子,于是我们舞团一下子大起来。
寒假的漫展很多,我们几乎都去了,谓之刷脸。漫展上的人比学校的人好交流,这不是假话,我发现了即使我说日语也不回复“讲人话”的母星人,我见到同样是一边上学一边跳舞的小姐姐们,还有各种动漫宅,文手画手。所以我在假期突然活过来了,这么活泼我也没想到的。
寒假里还与很多小学同学见面了,晴儿变得柔软一些,钱润葆还是那副老谋深算的样子,鲍毅聪一直没变的脱线,但是谷源明变化最大了,连名字都变了……
我们一起玩了狼人杀,心机斗起来真是太可怕了。

寒假却比想像中长,漫展没有了,海培回到青岛了,但是我郁闷的寒假却没有结束,窝在家里能做什么呢?于是……无聊。
然后百无聊赖中谈了场恋爱。这么说很不负责任,但我不想把事情叙述的太正式,就是两个人相互喜欢于是在一起了,然后发现好像对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于是又分开了。可能我还是没被掰直……
但至少这让我开学前变得不是那么无聊。
于是就开学了,珊姐还是珊姐,丽姐还是丽姐,乔昕瑜还是那个不理我的乔昕瑜,宿舍四个人又见面啦。各自带着一点点不一样。
其实我真的挺惭愧的,我自己不是那么看重生日这种事,但是周围的朋友看的却比我重的多。3.12,对齐密谋了一场生日聚会,把我骗出来实际上却给我送了好多礼物QAQ……然后在QQ上,今天也有好多人给我发祝福,我突然惭愧的发现我基本没有记过别人的生日,更别说送祝福了,但是看着给我送祝福的大家,我还是感觉自己好幸福QAQ……
接下来就是第二十年,加油吧!


对了,还有多少人等着我填坑来着……

评论(4)

热度(2)